当前位置: 主页 > C心生活 >【孕事专题】从《橘子红了》读代理孕母:子宫是特权还是枷锁? >

【孕事专题】从《橘子红了》读代理孕母:子宫是特权还是枷锁?

时间:2020-06-12 
 

这週晚上固定六点与你相见!继昨日的小妈妈讨论,让我们也聊一聊代理孕母的现象。当子宫成为出租服务,我们必然得面对一个女性主义长年面对的大哉问:子宫究竟是特权还是枷锁?透过《橘子红了》经典以及代理孕母进程的讨论,邀你近看代理孕母衍生的三个关键问题。(同场思考:冷冻卵子,真的是「女人唯一的后悔药」?)

【孕事专题】从《橘子红了》读代理孕母:子宫是特权还是枷锁?

《橘子红了》写的是清末容家。

在当时,结了婚的女人,最大的罪过就是生不出个孩子。大太太与大伯容耀华便没有子嗣,她等着他偶然捎来一封「贤妻妆次」家书,她眼巴着橘园里橘子红了之际,容耀华暂离交际花二姨太的温暖窝,回来看一看她。

生不出孩子,她觉得必然是自己的肚腹不争气。她自作主张,替容耀华用五百银元要了个小妾秀禾。她早早盘算好,那与自己年轻容貌极为相似的少女秀禾,能替她、替他也替家族生个胖娃,秀禾的肚皮会替她争气,替她留下爱人。

秀禾是妾,为报恩走进容家,在被买下银货两讫那一刻,她有了明确的生育任务,她的身体与爱情一起被要走了。借腹生子,无非是大太太爱情的借尸还魂。

国中第一次读琦君的《橘子红了》,我一边埋头写读书心得,一边只觉得说不上来的悲凉。男人羞于承认不孕,女人一肩扛起,生产「义务」和香火传承的命运却把女人给压垮了,生不出孩子只怕给扔了。纳妾实则是你情我愿买个生产工具,买个孩子的希望,还得以爱做为掩护,太疼了。

我忍不住会想,如果当年大太太有「代理孕母」的选择,只租借秀禾一年的肚腹,明定合约,不要她整个人一生赔上,故事会不会有更好的结局?

如果橘子红了在现代,代理孕母的进程

从橘子红了年代的纳妾生子,再到今日尚且争论中的代理孕母,这条路回过头一望,已算走了很长。(推荐给你:生孕新选择,人人都有成家的权利)

【孕事专题】从《橘子红了》读代理孕母:子宫是特权还是枷锁?

有血缘的代理孕母中,也有两类:分为由丈夫提供精子、孕母提供卵子,经人工授精的部分代孕(partial Surrogacy);与精子由他人捐献,与孕母的卵子受精,经人工授精的完全代孕(Total Surrogacy)。妊娠代孕则是胎儿与孕母完全无血缘关係,多由委託夫妇的精卵人工授精,或由不具名者捐赠而来。

目前全球已有 30 多个国家代理孕母合法化,如美国、泰国、韩国、英国、比利时、希腊、新加坡、荷兰、以色列等国,印度是目前国际公认最大的代理孕母市场,泰国则是少数允许同性伴侣申请的国家。

至于台湾,代理孕母议题已吵了超过 30 年,尚未取得共识。1985 年 6 月,第一个试管婴儿在台北荣总降生,开启了代理孕母的相关讨论。1994 年,政府明定人工协助生殖科技仅适用于夫妻,申请女方必须有得以孕育胎儿的「健康子宫」,禁止代理孕母的介入服务。

1996 年,不孕妇女联合发声。先天性子宫发育不良的陈女士至立法院请愿,声泪俱下,「对一个先天出生子宫发育不良,而被注定不能怀孕生子的女性,是否代表我们注定要放弃情感,放弃婚姻?」

2014 年,卫福部将「人工生殖法修正草案」送进行政院,希冀「有条件开放」代理孕母。条件其一限定的是年龄,代孕者限定须为二十至四十岁,曾生育子女的本国籍女性;其二限定的是合作方式,明定代孕应为互助与无偿方式,不可有额外的金钱报酬,避免代理孕母商业化行为。性别平等委员以草案对代孕者与子女权益保护不够周延为因,退回卫福部。

不孕的沈重,还是烙烫在女人身上,台湾的不孕夫妇,至今还没有领养以外的生育选项。(同场加映:三个同志家庭的动人告白:「承认我的家庭,妨碍了谁的幸福快乐?」)

子宫出租的「商品化」:代理孕母是这时代的好答案吗?

【孕事专题】从《橘子红了》读代理孕母:子宫是特权还是枷锁?

「代理孕母」之所以争议不休,是因为它轻巧踩上了女性主义者长年无法取得共识的根本问题:「生育能力与子宫究竟是值得喝采的女性特权,亦或是压迫女性的源头?生育算是一种资格,又或者该被视为是劳动?」(推荐给你: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:地下经济的性别包袱)

谈到代理孕母,有三个不可避免细细思量的关键问题,

    当子宫成为一种「出租服务」:如何解读代理孕母身体的「商品化」与「工具化」?

    代理孕母与使用服务者间的权力关係:代理孕母该被视为有偿劳动工作还是无偿服务?代理孕母与「雇主」间的合作关係是什幺,会与该有权力的涉入?合约能规範的範畴上限是什幺?

    生育自由的未来:当母亲的职责被拆分成卵子母亲、子宫母亲、孕育母亲、照养母亲等类别,母亲角色的多元分化是好是坏?

时代正在改变,我们不再是大太太,巴望着等个婴孩继承香火,还得替丈夫纳妾。可女人依然必须面对生育相关的期待与指责,重重捧起你的也重重摔落你。(推荐给你:性别观察:卫福部「黄金怀孕期」说,女人的肚皮要回应多少社会期待?)

在曙光未明之际,代理孕母是不是这时代的好答案?代理孕母该开放给谁使用?(不孕的夫妇或同志夫妇谁该优先?)代理孕母是否需要立法保障又或是自由心证?

你的答案是什幺?接下来的延伸报导,女人迷将与你继续讨论代理孕母议题!


相关资讯
推荐图文
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澳门新银座手机客户端|社交门户网站|生活消费网站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管理网入口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tyc申博sunbet官网